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7812032 的博客

 
 
 

日志

 
 

【原创】中学时代回忆之五——“魔鬼”的悲哀  

2009-09-22 07:28:4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标题中的“魔鬼”并不是一个令人毛骨悚然的怪兽,恰恰相反他是我在H市第八中学的一个同学,并且是我从初三到高二期间最要好的朋友。在我们班,大多数男生和女生都被别的同学取了“混名,诸如“公羊”、“肥猫”、“草鱼”、“花狐狸”之类。取“混名”的依据一般基于相貌、体态、性别、性格等。“魔鬼”姓陈(以下称为陈生),QD县人氏,出身贫苦。在班上是最高的学生,因此坐在最后一排。给他取“魔鬼”并非是他的长相很差而是由于他手长腿长,并且在做体操、跑步、跳远等体育项目时动作难以协调,看起来手舞足蹈的,显得怪诞。故得“魔鬼”这个混名。

        陈生酷爱数学,喜欢动脑筋,钻难题。从初一到高二班上的数学课代表非他莫属。由于某种原因我到初三才将自己喜爱的学科从美术转向数学,特别是平面几何。大概是有着共同的爱好吧,班上最高的和最矮(顺便提起我的混名叫“矮子)的学生成了最好的朋友。我们经常在一起讨论课本或杂志上的难题,他偏长于代数而我偏长于几何。那时国内的关于中学数学教育的杂志有北师大《数学通报》、华中师大的《数学通讯》、华南师大的《中学数学》、厦门大学的《厦门数学通讯》、福建师大的《中学数学教学月刋》。我们特别喜欢《数学通讯》上的征解题,每期三题。读者可将解答的结果寄给编辑部,经审核正确解答者的名字在刋登解答的那期上登出。陈生和我曾经正确解答了1960年第3期的征解题。当看到自己的名字刋登在《数学通讯》杂志1960年第5期上时,我们内心充满了喜悦,上数学课的班主任张先生也非常高兴。陈生对数学中的不等式的钻研很有意思我是从他那里知道n元平均不等式到幂平均不等式的推广形式,并一起发现了用伯努利不等式来给出n元平均不等式的一个证明。陈生当时(高中一、二年级)就己经知道了数学的一个引人入胜的分支——数论中的一些著名问题,如哥德巴赫猜想、高斯圆内整点问题、孪生素数问题、费尔马大定理的概况。现在回想起来,陈生的确具有常人所未有的数学天份和才能。这样的一个中学生如果能顺利成长的话,应该是有远大前程的。

        陈生每当开学都会从家里带来农家土特产食品与好友共享,有蒸熟后晒干的清甜可口的红薯干、有通明透亮的橙子皮糖、还有香脆的炒黄豆。我想他的母亲肯定很聪明、能干、贤惠。我们经常在晚饭后坐在学校操坪的双杆上,凝视着残阳如血的天边,讨论关于大自然的一些奥秘:为什么天空是蔚蓝色的?宇宙万物是如何产生的?是否有外星人?宻蜂怎么会造出那么精确的几何体的蜂窝?我非常喜好天文学,这也是我唯一比他知识面广的地方,往往我谈起从《天文爱好者》杂志看来的东西,他都很认真地听着,他说很有意思,并力推我将来报考南京大学天文学专业,因为南大有国内最好最大的紫金山天文台。我则建议他报考北京大学数学系,因为那里有首屈一指的数论专家——闵嗣鶴教授(关于此,我当时是从《数学通报》杂志上看到的,不过后来在1962年我曾和尊敬的闵教授有过一次书信来往,那己是后话了)。其实我们当时都很幼稚,讨论的结果现在看来很可笑。例如他说天空的蔚蓝色形成的原因是太阳光照在海面上把海水的蓝色反射到天幕上。而我固执已见地坚信蜜蜂是灵感生物,比人类还聪慧。

      当恶运降到“魔鬼”身上的时候,己是1960年的春天。那时正值“过苦日子”。人们为了延续生命而寻找每一样可以充饥的食品,如谷糠、豆渣、各种不知名的野菜甚至连漂亮的芙蓉花也成了佳肴。我想如果现今网上红极一时的芙蓉姐姐知道这点恐怕开初很难将自己起个“芙蓉姐姐”的网名了吧!一天,陈生感到很不舒服,咳嗽发烧。原以为是得了感冒,拖几天就会好。可三天过去了,一个星期过去了还未见好转。只得看医生了,校医开了几天APC、甘草片服用。半个月过去了,他的病仍未见好。再去找校医,医生怀疑他患上了肺结核,要他去市二医院照X光检查。这可使他犯难了,他根本无法拿出去二医院那二、三元的檢查费。于是我求助几位同学,东拼西凑总祘凑起了伍圆钱。我陪他一道去二医院检查的,结果出来他果然患上了肺结核。当时,我们非常沮丧。按照校规陈生必须退学回家治病,等病好了才能复学。

      几天后,当他办好休学手续离校时,班主任张先生、其他任课老师和同学们都来与他告别,并希望他尽快治好肺结核病早日复学。可以想见当时我的心情更沉重并且有一种莫名的悲哀。我不知道这样的病对他意味着什么?在国家困难

时期且加上他贫困的家庭我不知道他是否能康复?我含着泪水紧紧地握着他的手一言不发地久久地沉默着。

      一学期过去了,没见他来复学;两学期过去了,还没见他来复学;三学期快过去了,我即将高中毕业了,仍然没有见到他来复学。在此期间,我曾几次写信给他,但始终未收到他的回信。于是我心中油然而生出一种莫名的惊慌。直到现今天,这种惊慌还偶尔徘徊在我心中。于是我想起了那早年英逝的才华横溢的、数学的一个分支——群论的发现者:迦罗华。同时,我不知道陈生的不复学是他自己的悲哀还是命运或时代的悲哀!

  评论这张
 
阅读(166)| 评论(19)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