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7812032 的博客

 
 
 

日志

 
 

【原创】父亲篇(7)——幸有此地埋忠骨①  

2010-01-23 21:40:3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翠绿的H市师范学校的后门往北不远之处,有一座市内较高的山,我不知道叫什么山,我们姑且叫它为黄茶岭“后山”吧。我母亲那时已调到位于黄茶岭的五区卫生院工作,并在卫生院所在街道附近的居民那里租了一间房住下,父亲仍然居住在学校的那间宿舍里。每逢我要到父亲那里去,最近的路便是从卫生院向南沿着一条很窄的马路行走,路两边的山坡上零零星星地生长着绿油油的茶树,若是夏天,满树盛开着洁白的茶花,非常美丽,再顺着“后山”西南边山下那口清澈的大塘塘边向东行走一里多路,然后抄近百米的小路,便到了师范学校的后门。不过每当我独自一人走这条路时,望着“后山”山坡上满佈的坟墓时,心里不免有一种恐怖感,我不清楚“后山”山坡上怎么会埋葬着那么多死人,而那些人又是些什么人呢?

   暑假是孩子们最快乐的时刻。我们可以无忧无虑地玩耍、嘻闹,可以光着身子在小溪里戏水、捉鱼,可以结伴到湘江游泳、击浪,可以用捡来的老刀牌、红金牌香烟盒折成三角坂来比赛打碑(当时流行于小孩子间的一种游戏),还可以玩“官兵”捉“强盗”的追逐游戏。教师子女中我和涵清、陈衡、端阳、莲英和蕙蕙玩得好,涵清比我大几岁,而陈衡、端阳比我小,莲英、蕙蕙和我一般年龄,自然涵清成为我们的头儿。我记得是1954年的暑假,涵清哥哥带着我们十几个人玩,他提出要去“后山”去玩“官兵”捉“强盗”游戏,我说“山上有好多坟墓有点害怕,会不会有鬼?”他对我说“你都十岁了,还胆子这么小,真没出息。大白天有什么鬼!”有了他的鼓励,我们胆也大了起来,高兴地跟着涵清哥哥开始登山。当我们来到半山腰,山上长满了青青的茅草,深的茅草丛有半个人深,我们发现有一条长几十米两米多高的战壕,后来才知道这种战壕叫交通壕,是守山的各据点之间联络和调整战斗人员的通道。在交通壕的两头、上坡和下坡的山上散布着半人深的战壕和个人掩体,一直到延伸山顶。我想不知什么时候哪两支军队在这里激战过,再往北看便就那片墓地了。我们分成“官兵”和“强盗”两组,“强盗”先寻找个地方隐藏起来再由“官兵”找出来,这个游戏应该是和现在称之为“躲猫猫”的游戏是一样的。我和端阳扮演“强盗”,我们躲到一团茅草丛中,哎呀!原来是一个墓地,有一块花岗岩的墓碑,上面刻着陆军第十军X师X团副团长XXX之墓。看着碑后已陷下去的墓地,我们心里有些害怕但不敢叫出声来,怕被“官兵”捉住,两人只得紧紧地偎依在一块。良久,我们听到涵清哥哥在喊:“燕子、端子快出来,该轮到你们当‘官兵’了。”他从远处看见我们从墓地的茅草丛中钻出来,冲着我们喊道:“难怪捉不到你们!”我们把发现一位副团长的墓地的事告诉了他后,他说:“我们干脆去找一下,看还有没比副团长大的官埋在这里。”经过一翻寻找,我们发现有一位旅长埋葬在这里。当然还有几个团、营、连长和更多的排长、兵士的墓地,另有还有很多没有墓碑的墓地。

   那天回家后,我向父亲说起了这件事,父亲脸色凝重地说“那里埋葬的是抗日战争时为国捐躯的军人。你还小,等以后再祥细和你说吧。”

                               〈未完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175)| 评论(42)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