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7812032 的博客

 
 
 

日志

 
 

【原创】记忆的影子(3)——不能忘却的那张紫灰色小脸  

2010-09-15 22:54:3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整个天空是阴沉沉的,铅灰色的乌云仿佛就压在头顶上,唯有那远处的天际和大地之间呈现一道亮色。谁都明白,一场磅礴大雨即将倾泻下来。这是1960年7月间的一个星期天,我正从学校往家里赶,行进在从丁家碑楼到大元头的路上。由于参加学校组织的数学竞赛,我己经两星期没回家了,不知道母亲的水肿病好了点没有,而在农中读书的弟弟,因饥饿难忍与小伙伴们偷吃了学校地里种的还未成熟的小麦麦穗,脸蛋肿得像个皮球一样,不知消肿了没有,还有那年迈的老外婆和年幼的妹妹们又怎么样呢?一大堆担心像此时天空的乌云一般在我头脑里翻滚,尽管当时我只有十六岁多一点,然而,家境的突变使我比其他同学似乎早熟了许多。为了赶在大雨到来之前到家,我几乎是一路小跑似的走着。我抄近路经五中、黄茶岭、岳屏公园、牛角巷、西湖大队最后才能到家。可就在走到牛角巷尽头那间废弃的破败的民房时,闪电划破黑沉沉的天空,震耳的雷声炸起,倾盆大雨接踵而至。我只好躲进那间阴森的小屋避雨了。屋内黑麻麻的,屋顶有几处的瓦片己经掉落,只有借着闪电的亮光我才发觉这废弃的小屋内的荒凉,地面靠墙处杂生着小草,墙角结满了蜘蛛网,几只蝙蝠躲在角落里,以为黑夜降临,发出吱吱叫声,我不由得心里袭来一阵恐惧感,好在我是不相信有鬼的,然而在此种情景下,心里还是多么希望有人也来这里躲雨呀。

    大约一袋烟的功夫,从雨里突然撞进一个人,怀里抱着一个小女孩,手臂夹着一把挣开的纸伞,一脸的焦急样子。他猛然发现我在这里躲雨,先是一怔,然后埋怨起天老爷来:“这该死的暴雨,不知还要落好久?”我说:“夏天的暴雨一般来得快也去得快,可今天就很难说,落了近半个钟头了还没见天顶开亮,恐怕要落一、两个钟头才会收场。”“我该怎么办?我怎能赶到人民医院,我的满女救不了了!”我这才注意他抱着的小女孩。在昏暗的光线下,小女孩的脸呈紫灰色,特别是两片小嘴是紫黑色的,她眼睛紧闭着,唯有那鼻孔在微微地煽动,表明她还残存着生命的迹像。我说:“大叔,你妹几病好重,快送医院去。”“雨太大了,如果路上让她淋着雨,就没救了。”我忙对他说:“你抱好她,我来帮打伞,不让雨淋着她,我们赶紧去医院。”“那就难为你了。”于是我们在雷鸣电闪的暴雨中跌跌撞撞地沿着菜地间的小路往人民医院赶。好在医院并不远,二十多分钟后,我们己经到达医院,尽管我们己淋成落汤鸡了。

   医生很快询问到小女孩的病因,原来是饿极了的小女孩偷吃了她家酸坛里未腌制熟的青菜酸引起中毒所致。医生说,还只要迟来半小时,这个妹几肯定没命了。我目送小女孩被送往抢救室,她的爸爸在手术车后面木讷地跟着。

   几十年过去了,每当大雨时,我脑海里总会浮现出与那对父女邂逅的情景,总不能忘却小女孩那张紫灰色的小脸。我也无从知道小女孩是否被抢救过来。如果还活着,她己是五十几岁的人了,而在她的记忆里或许记不起来,在那个饥饿的岁月里缘于幼小无知她所干下的要命的傻事。

  评论这张
 
阅读(96)| 评论(40)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