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7812032 的博客

 
 
 

日志

 
 

【引用】 读书记:人间小温 (引自唐棣的博客)  

2010-10-22 06:07:1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唐棣《读书记:人间小温》

 

引用

唐棣读书记:人间小温
 

读书记:人间小温 - 唐棣 - 唐棣
 

汪曾祺文字最见情的温度。当年,我读《人间草木》,只觉草木如诗,情意繁盛。当草木有了人的姿态,情御风行,我以为就是一种他对世间倾洒感情的景象。汪老的感情,用他自己的话说是对任何现象都提得起兴趣的。从《大淖纪事》里,对民俗之于某些旧人物的影响,到《七里茶坊》中人物的行为处事,尤其晚年小说,比如《薛大娘》《小芳》等,又有一种对女人的怜爱。

在我记忆中,汪曾祺的文章就有那种老树生花的美。一个作家凭什么让人记住?我想,就是他的文字。总是觉得目前阅读,今人只汪曾祺把雅俗拿捏得最得分寸。文章雅了,生涩不能共鸣,俗了流于浮华,近于炫耀,都不好。而我读到的汪曾祺,彷在两者间,做得自由摆渡。

说汪曾祺的文字是俗的。是文字总可一眼识穿。他一生所写,皆是你看的懂得口语。比如写个人,他这样开头:“云致秋是个乐天派,凡事看得开,生死荣辱都不太往心里去,要不他活不到他那个岁数。”几近坊间说话,不失几分世俗的俏皮。

然而,又总有别具一格的地方,让你记住。我想那也是他的“雅”。一来,就我看他文字皆拧得出水来:“一条不宽的河,孩子打水飘,噌噌噌噌,瓦片可以横越河面,由北边到南边,到河边一直窜到岸上。”这样的段句,散满他的文字中。汪老的解释是因为故乡高邮是个水乡。来自水乡的作家非他一人。后来,那些人离开水,上了岸去,少有回头的。惟他固执地留在了水边,如《受戒》结尾所写,剩他独自瞧见:“一只水鸭子噗噜噜地飞向天边去了。”还有,独特的审美情趣。我想和他画画有关。使他对颜色敏锐,写文形同作画,颜色,轻重,用起来,好似信手,最常见在一些篇什的细处。好像在《鸡鸭名家》的开篇,记得是写父亲处理鸭肫的过程。料想旁人写来,内脏是不会好看的。而在汪曾祺笔下,真真地,给你眼前,淌出一幅生动的油画来:“他用那把我小时就非常熟悉的角柄小刀从栗紫色当中闪着钢蓝色的一个微凹处轻轻一划,一翻,里面的蕊黄色的东西就翻出来了。”

说不清汪曾祺的文字。非让说,我只会说像很多人那样告诉你——汪老的文字,更多的带着随遇而安的散淡。于平淡中,又徘徊着精气神!到现在,也还是觉得“温润”一词,用在汪老身上很恰当。温润是什么?即玉一般的,有积淀,有底蕴。无论,别人如何,我只守着自己。他曾说他的作品是“人间送小暖”,也是这小暖,造化深沉而又涓涓细流的人间大爱,接着爱人,爱生活,爱文学,爱上这满世界的草木。于是,为何能写出质朴如水,又直达心灵的文字,自然有了答案。

一个人的文字风格是和他的气质多少有关的。汪曾祺为人,想来也是这样平平淡淡的。闲来用些北方言语,写点身边事。我这边读来,在情感上,自然没了隔阂,仿佛身边来了本村叔爷,与你说着过去体己的事。他老师沈从文一个《边城》,宛如搭起一个桃花源,读来读去,还是遥远,总给人说不上来的感觉。后来,我仔细想,大概是有那么一点“怕梦终有醒”的胆怯,“边城”太好了……其实,更让人能接受的是另一种好:小缺小憾往往揪了人的心。我是说,那种世俗的,分分合合的,人间烟火的好更耐人体会。

情真,才能意切。纵你侬我侬千般好。到末了,感情终是平平淡淡向尽头。其实,作者与手下文字呆久了,也会升出这层暧昧,我想。无怪,汪曾祺自己也说:“最后,怕淡得没有了,像没有发生过。”其实,文字最好的归宿,不过如是。

  评论这张
 
阅读(35)|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