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7812032 的博客

 
 
 

日志

 
 

〖转载〗忏悔:母亲来探监时 我给他带来无限屈辱②  

2013-11-07 06:53:4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忏悔第17期:母亲来探监时 我给她带来无限屈辱

我是伴着饥饿长大的。毋庸置疑,我也亲眼目睹了在那特殊的年代,小山村一夜之间的变化——“偷”风盛行。我很难用清晰的思维诠释那段历史,甚至无法理解人在一夜之间行为的骤变过程。民风不古吗?还是大灾之后的大乱?反正大胆的村民不再忍受,他们开始以自己的方式为自己为儿女填饱肚子。那份悲怆而滑稽的情景直到今天仍常幻化在我眼前:晨霭暮烟中,我会穿上肥大的衣服,将下摆捆在裤带里,然后与母亲一起把一穗穗苞米棒子装进去,装到再也装不下后,躲避着护青员,鬼鬼祟祟地拿回家……

在我的整个少年时代,我一直如此这般地觊觎着一切能食用的粮食。在饥饿与活命的原始欲望面前,道德与法律早已被人模糊了尺度。大人为了孩子,孩子为了自己,目的只有一个,渡过粮食关。直到现在回想起来,我都很难用法理衡量那时的偭规越矩行为,很难萌生出对自己行为的醒悟。

庄子云:“小惑易其方,大惑易其性。”说的是小的迷惑能令人改变方向,大的迷惑会让人改变性格、性情,做出不符合人自身所期求的行为,利令智昏。人的蜕变永远都是同欲望斗争的过程。幼年的言传身教固然重要,然而其究竟在人生观的形成、后天的建立与修正的过程中会产生怎样的影响,起到多大的作用,谁又能说明白呢?母亲目不识丁,不会知道庄子,更不可能理解庄子的深邃理论,所以她在我沦为阶下囚的时候,只用一句“妈真是后悔啊”来把罪责都揽到自己头上,竟从来没有说出一句责怪我的话。在她的风烛残年,在她喋血的黄昏里,母亲把如此沉重的负荷压在自己的心上,她的心头一定很痛吧!其实,我从未将自己的人生与过去的往事扯起联系,无论身处何种境地——平凡年代抑或铁窗岁月,我领略的永远都是母性的光辉与母爱的伟大。

妈,我为什么没有将这些告诉您!为什么?为什么!

那次她又来看我了,站在铁栅栏的对面,把我需要写作的稿纸从栅栏间隙中递了过来。按照家属与犯人的接见规定,但凡家属拿来的东西都要经过工作人员的检查。我刚把稿纸接在手里,就听到一位年轻的女工作人员的大声断喝:“你那东西检查了吗?”因为太聚精会神了,我与母亲都没在意她说了什么。“说你们呢,检查了吗?”那位女工作人员的声音已经恼怒,只见她一个箭步抢上前来,伸手夺过我手里的稿纸,一边推搡母亲一边抢白道:“聋啊?”母亲愣愣地站在那里,一时间竟没有回过神来。

这是一块永远都不能为局外人了解的方寸之地,那位女工作人员的言行举止,对于我们这一特殊群体似乎可以承受,而对于他们身后的亲人,这不仅仅体现在感情的煎熬与折磨,更加残酷的打击是让他们感到尊严扫地……

形式上的检查之后,那位女工作人员将那一大摞稿纸重重地扔在铁栅栏那边的窗台上。窗台太窄了,“哗啦”一声稿纸全部散落到了地上。当时正值隆冬天气,外面的积雪被人带进室内,地面很脏,而母亲却要单腿跪在地上去一本一本地捡。母亲本来身体就不好,起身的时候她已根本无法站立,要靠旁边同来接见他人的家属来搀扶。

我站在那里目睹着这一切,母亲恭顺至极,唯唯诺诺地附和着那位女工作人员,生怕再惹恼了她。就在母亲又踱到栅栏边,哆哆嗦嗦地将十几本脏乱不堪的稿纸递过来、抬头看我的那一瞬间,我看见她的双眼噙满泪水。“下次再这样就停止你接见!”那位女工作人员说。

血终于涌上了我的头顶,愤懑之下我将全部稿纸摔了出去,继而与那位女工作人员理论起来,接见室里顿时一片大乱。这是我囹圄生活中最痛心的一次接见。失控的接见室里,一边是那位女工作人员歇斯底里的怒斥,一边是母亲声泪俱下的苦苦哀求。她卑微地向闻声围拢过来的其他工作人员解释,不住地拉着他们,生怕他们冲向我。她诚惶诚恐的神情,极尽讨好之能事。我知道这已是她最后能做的了,因为,就在那里,忿詈、不逊的我已被几名赶过来的工作人员强制戴上了手铐。

后果可想而知,停止接见。

那天母亲是什么样的感受我永远不得而知了!我只记得在被宣布“停止接见”后我被工作人员带离的那一刻,母亲也被推向接见室那面的大门。步履维艰随时都会倒下去的母亲是一直倒退着被推向门口的,就在她眼前的那扇门将要合上的瞬间,我蓦然看到两行浑浊的老泪从她苍老的面颊滚落下来……

在大脑一片空白中,我被强行带离接见室关了禁闭,那是我在重新做人的道路上惟一一次被关禁闭。在那幽暗的禁闭室里,我还是无法平静,双拳一次次地捶打着自己的头和墙壁。是我,让无辜母亲沦落到如此不堪和如此可怜的境地。我不敢想象,古稀之年身体羸弱的母亲,能否承受如此沉重的打击!在那凄惨的黄昏里,她又是怎样离开了这里!猛然间,我记起黄景仁的诗:

搴帷拜母河梁去,

白发愁看泪眼枯。

惨惨柴门风雪夜,

此时有子不如无。

一年之后,母亲因病去世。母亲去世一年以后,我终于结束了长达6年的监狱生活,刑满释放,洗心革面成为新人。

时光飘逝,如今,母亲已经离开我15年了。这15年来我一直对与母亲最后分别的那一幕耿耿于怀,每次想起,我都为那揭开伤疤般的疼痛而锥心泣血。这种疼痛,及乎心、达乎肺,可谓痛断肝肠。我怎么也没有想到那悲哀的一幕竟会成为我与母亲此生的永诀!

欧阳修云:“祭而丰,不如养之薄也。”母亲,在您的有生之年儿子未曾尽一丝赡养之道,而今天对于天国的您,我已拿不出任何东西回报您的哺育之恩,有的只是这无尽的痛苦、无比的思念、无穷的悔恨和对您深深的忏悔。

母亲,我愧为您的儿子!

愿受苦受难的母亲宥恕我,愿母亲的在天之灵安息。(孙纯彦)

有人说,人世间真正体会到母爱本质的人,寥寥无几。这种感受又总是很慢。因为很慢,所以很深、很痛。

来源:新文化报 来信请寄:liuli211a@sina.com 手写稿请寄:长春市人民大街6906号新文化报副刊部“扪心”版 邮编:130022)  



2

  评论这张
 
阅读(48)|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