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7812032 的博客

 
 
 

日志

 
 

【转载】【原创散文】邂逅乌镇  

2014-09-24 04:24:2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寒月玉树《【原创散文】邂逅乌镇》
【原创散文】邂逅乌镇 - 寒月玉树 - 寒月玉树的休闲山庄

        邂逅乌镇

 

                           /寒月玉树

 

乌镇是宁静的,宁静的能听见市河水娟娟流淌的声音,能听见青石板路上渐行渐远的脚步声。乌镇像所有的民居一样,在和风细雨地讲述着属于自己的故事,小桥、流水、乌篷船、木质古建筑构成了乌镇的整体框架。乌镇从布局上分为东栅、西栅水乡,一古一今,风格各异,满足了人们不同的内心需求东栅相对而言面积较小,基本上是一条河流,一条石板路,两岸人家一来一去,一小时足矣商业开发也略显保守,基本上保持着原始风貌,属于遗址式景点,适合访古问幽的心境。而西栅很商业化,融进了许多现代元素,明显迎合了现代人心理,似乎更适合年轻人,这里有多个性化的建筑夜色阑珊时,幽径、灯火、撸声、酒吧、客栈......交相辉映,从而使西栅绚丽多彩的夜晚越发透露出了无尽的水乡魅力

因为时间和心境关系,我选择了东栅。当从正门进入东栅景区,要途经一片幽静的竹林,一条逶迤的林中小路,引着游人探寻的脚步,几经曲折来到一片水域——财神湾。极目望,东市河南岸垂柳依依,北岸水阁逶迤,河上舟撸穿梭,石桥此起彼伏,自此便轻轻地撩开了乌镇一袭飘逸的面纱。那满目蜡染的蓝色显出一份静谧与祥和,顷刻便能驱除内心的喧嚣和浮躁,那悠闲自得的摇橹船在水面上轻轻划过的姿势,让人顿时忘记了大都市里的节奏和重负。临水而立的乌镇,宛如绣娘一样婉约贤淑,如果把周边现代建筑比喻成画框,那么乌镇古街就是一幅镶嵌铺展在中间的江南水墨画,而此时的我是不是就是这画中人呢?

乌镇是清幽的,桥是水乡的性格。当你来到乌镇,切记一定要走一趟逢源双桥,但是千万不要贪心,因为有舍才有得。逢源双桥是一座别具风味的古桥因其上有一廊棚,所以也称为廊桥,桥下有水栅栏,传说走一遍桥,须分走左右两半,因此又演绎出走此桥便可左右逢源之说。逢源双桥占了个逢字,当地踏走双桥有男左女右的习俗,后又被赋予了“走左边是升官,走右面是发财”的现代意识。可我依然固执地坚信,这是一座制造缘分和心情的双桥,是一座古境通幽处的双桥,是人与乌镇的缘分,桥与人的缘分,左右擦肩而过的缘分,此岸到彼岸的缘分,而缝字恰恰就是“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京杭大运河静静地穿镇而过,一条河流,回廊蜿蜒,拱桥静立,给小镇平增了几缕江南水乡固有的韵味和绰约的气质水是乌镇的灵魂,和许多江南水乡小镇一样,乌镇的街道民居皆沿河而造,只是乌镇与众不同的是沿河的民居有一部分延伸至河面,下面用木桩或石柱筑牢在河床上,视为“水阁”,这是乌镇所有的建筑风貌,被人们称为中国唯一枕着水睡觉的地方,乌镇居民就这样世世代代伴水而生,枕水而眠。尤其沿河依水而搭的“美人靠”,更是清幽雅韵,缠绵悱恻,起这个名字的确使人浮想联翩,顾名思义,想必是最初的设计者为浣纱女、船娘、织布女.......亦或是思春的女子搭建的吧?

乌镇是古朴的,它用了1300年的浩渺时间从历史深处走来,从春秋经由秦唐的繁华中渗出。一些昔日喧闹过后的手工作坊和店铺,像是从远久赶来的行者,疲惫地坐在甬道两旁。那一处处饱一千年风吹,一千年日晒,一千年雨打的河道、庭院、桥栏、廊檐和夙愿,那一扇扇禁闭的斑驳陆离的木板,以及门板后的故事,承载着的又是谁的经年历史?游人用密密麻麻的脚印,漫步在青石板老街上,去感受这一份古朴,一份凝重,一份深邃。虽然那些当铺依旧,可我们已经无法赎回逝去的日子了,空留下一片“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的唏嘘声!来到乌镇与其说旅游观光,不如说是对逝去时光的一份眷恋和不舍。

如果说水是乌镇的灵魂,那么著名作家矛盾先生就是乌镇文化灵魂的载体。翰林府第、文昌阁、励志书院、茅盾故居相得益彰地使乌镇散发着悠远浓郁的文化气息,它们的出现恰恰厚重了小镇的文化底蕴,浓烈中透出了历史的厚重与沧桑,世代与变迁,光阴与荏苒,隐忍与落寞,如果没有这些作为衬托,作为点缀,作为叙说,那么乌镇是不是就少了些人文气息了呢?

乌镇是安详的,临水而居的人家,水阁相连的古民居,迂回百转的廊棚水声,以及水面上飘来的二胡声和哪位船娘恬静的歌声,听来着实令人惬意舒服,祥和满腹,烟波满眼。那些老阿妈阿爸还在守护这些老宅子,他们仿佛在守护着自己的一生,守护着似水流年,守护着亘古千年的遗风。

    随着拥挤的人流,沿着幽深狭窄的古巷,一路踯躅着,也许是忘我了,也许是迷路了,当穿过一条狭道,眼前豁然开朗了起来,又是一番别有洞天。后头望去,才知道不知不觉中已走出了乌镇古街,所幸沿街继续兴致盎然地前行着。路两旁的商铺比比皆是,地方特产令郎满目,有些接应不暇,奇怪的是听不到叫卖声,店主人都安静地坐在铺前,像那些安静的廊桥,等待着远方的客人。由此想到,乌镇其实不适合惊扰,因为这里是万籁之中的一抹寂静,是繁华之中的一袭弦音,是菩提树下的一声禅意。当你即将离开乌镇,随意品一口“三白酒”,或是要上一盘东坡羊肉,再嚼上一口姑嫂饼,转而是不是有“南柯一梦”的余味呢?

 
  评论这张
 
阅读(44)|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