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7812032 的博客

 
 
 

日志

 
 

【转载】“鲁迅一生谁都骂,就是不骂孙伏园”,为什么?  

2015-02-10 05:19:5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者:叶文龙

  叶公超有句话:“鲁迅一生谁都骂,就是不骂孙伏园”。那么,鲁迅为什么不骂孙伏园呢?

  孙伏园有恩于鲁迅

  鲁迅出名是因为他的散文集《呐喊》,《呐喊》中的各篇文章,都是在北京晨报副刊发表的,而孙伏园那时正是晨报副刊的主编,可以说,是孙伏园给他机会成名的。

  鲁迅写《阿Q正传》,也是孙伏园约的稿。那时候晨报副刊想开一个“开心话”的栏目,每周一次。“他就来要我写一点东西。阿Q的形象,在我心目中似乎确已有了好几年,但我一向毫无写他出来的意思,经这一提,忽然想起来了,晚上便写。伏园虽然还没有现在这样胖,但已经笑嘻嘻,善于催稿了。”(《〈阿Q正传〉的成因》)

  从1921年12月4日开始连载《阿Q正传》,据鲁迅说,孙伏园“每星期来一回,一有机会,就是:先生,《阿Q正传》……明天要付排了”。

  鲁迅被孙伏园“折磨”了两个多月,有些想把连载中的阿Q结束掉的意思。但孙伏园认定《阿Q正传》应该是写得越长越好。说过此话,孙伏园出了趟差,由另一位编辑代理编务。鲁迅便在1922年2月12日的报上发表了“大团圆”一章。等到3月底,孙伏园返回北京,阿Q已被“把总”枪毙一个多月了。

  如果孙伏园不出那趟差,也许《阿Q正传》会写得更长。

  孙伏园与鲁迅的关系不但密切而且悠久。两人是绍兴同乡,1911年,孙伏园在初级师范学堂读书时,鲁迅正是这个学堂的堂长(校长),两人的关系成了师生。到了北京,孙伏园与鲁迅亦师亦友。鲁迅去西安、厦门、广州,孙伏园也一路陪伴而行。

  这些,恐怕是鲁迅不骂孙伏园的最主要原因。

  孙伏园是有名的好脾气

  其次,孙伏园做人圆通,恐怕也是他不挨骂的原因。孙伏园是浙江绍兴人,原名福源,有个弟弟叫福熙,二人都以写得一手好文章著称,并且都是留法的学生。但是兄弟两人的长相却大有不同,老弟福熙面白唇红,皮肤细嫩,而伏园则满脸风尘,还留着一副奇形怪状的胡子,弟兄俩走在一起,人家还以为福熙是他的儿子。

  孙伏园在文化圈,是有名的好脾气,曹聚仁回忆说”:“(孙伏园)不仅会写稿,会编稿,而且会拉稿;一脸笑嘻嘻,不容你挤不出稿来。我们从周氏兄弟的随笔中,就可以看到这位孙先生的神情。圆圆脸,一团和气,跨进门来,让你知道该是交稿的时候了。”

  1931年,孙伏园从法国留学回来,应晏阳初等人邀请,到河北定县加入“中华平民教育促进会”。抗战爆发后,“平教会”辗转迁到贵州定番县(今惠水县),在那里形成了一个大家庭式的生活团体,在这个大家庭中,孙伏园每天笑容可掬,人缘是最好的。年轻人自然都拿他当长辈,他们不称他为伯伯或老师,而是一律管他叫”妈妈“,女孩子甚至管他叫“外婆”。

  孙伏园有一件特别得意的事,是抗战开始”平教会“迁到湖南衡阳,省政府为了配合平教会的工作,特别把衡山划为试验县,由孙伏园任县长。那时战火正炽,县政府应付军队的后勤供给,任务艰巨。有一天一位军官来到县府大肆咆哮,责骂县府的供应工作做得不好,县府人员百般应付,都无法平息。那个军官甚至大叫,要县长出来。孙伏园听到了,并不气恼,从里面走出来道:“我就是县长”。“你县长什么东西!”“我是孙伏园”。那军官马上缓和下来,说道:“孙伏园?是不是那位写文章的孙伏园?”“正是”。那军官马上赔笑敬礼道:“孙先生,我拜读过您的文章,仰慕已久……”。自然,往下什么问题就都解决了。

  关系后来疏远了

  鲁迅到上海定居后不久,他和孙伏园之间的关系逐渐疏远。鲁迅对于孙伏园的言行,不满之处也很多,这在鲁迅的很多信中都有反映。例如,《两地书》中谈到孙伏园时说:“他似认真非认真,似油滑非油滑,模模胡胡地走来走去,永远不会遇到所谓‘为难’。然而行旌所过,都往往会留一点长远的小麻烦来给别人打扫。”1927年左右,孙伏园为国民党改组派办《贡献》周刊,鲁迅极为鄙视,在1928年5月4日致章廷谦(川岛)信中,提到这个刊物:“对于《贡献》,渺视者多。”

  1927年10月4日,鲁迅与许广平初抵上海时与孙伏园等。 前左起:周建人、许广平、鲁迅。后左起:孙熙福、林语堂、孙伏园。

  1936年10月19日,鲁迅在上海逝世。鲁迅逝世时,孙伏园正在河北正定,他在第二天下午才得到这个消息,10月21日,便赶回北京,与弟弟福熙一起拜谒周老太太,并向鲁迅木炭画像凄然行礼,还用鲁迅所著书名及所主编之刊名缀为一联来悼念他。此联功力颇厚,含义深刻,构思精巧,堪称嵌名联之绝唱:

  “踏《莽原》、刈《野草》、《热风》《奔流》,一生《呐喊》;痛《毁灭》、叹《而已》、《十月》《噩梦》、万众《彷徨》。”

  评论这张
 
阅读(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